斯蒂夫 班农:美国正形成一种新的政治秩序

张大军 译

 

美国保守派年度重头戏“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于2017年2月22日在首都华盛顿郊区、马里兰州的National Harbor正式拉开帷幕。从今天开始,美国政界的共和党要人纷纷在会上发言。今天下午一点零五分,美国保守派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也即此次大会的主办方)主席麦特 西莱普(Matt Schlapp)将对川普总统的首席战略顾问斯蒂夫 班农和幕僚长莱恩斯 普利布斯进行访谈(此举也是为了打破有关两人不睦的传言)。对于关注川普新政府过去一个多月所作所为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加深了解和理解的机会。因此,本公众号将访谈内容翻译出来,以飨读者。在下面的翻译中,麦代表访谈者Matt Schlapp,斯代表斯蒂夫 班农,莱代表莱恩斯 普利布斯。这是下半部分。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班农在对话中展示了川普新政府的一种企图和雄心:那就是重塑美国的政治秩序。

 

斯蒂夫 班农:美国正形成一种新的政治秩序

会场图,左边是班农,中间是普利布斯,右边为西莱普

麦:今天早些时候,Larry Arnn博士在这里。他指出一个事实:我们现在颁布的法律法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其中大部分来自那些自行其是的独立监管机构。你们可以阻止他们。作为来自联邦政府部门的保守派人士,我们知道,很多时候我们为自己关注的议题投入政治上的争夺战,突然之间,那些自由派的头头脑脑就像天空中的闪电一样让局面发生改变。因此,你们说的要改变这种情况是非常了不起的。你知道,我们都大量阅读新闻。我们看到读到很多东西。新闻已经非常民主化了。人们现在从成百上千家网站获得新闻资讯。现在有很多民意调查出来,说唐纳德 川普干得不错或者不好,你们怎么看?我了解你们的想法。我们整天都会听到这方面的消息。他们在那些方面搞错了?你认为他们还有改正的机会吗?在哪些方面,媒体一直理解错了川普现象和美国的现实情况?这还有改变的任何希望吗?

 

莱:我觉得还有改变的希望。每一天,总统都会推动方方面面的工作,包括行政命令和履行他给美国人民的承诺。我们希望,媒体最终会明白我们所做的工作。不过,我们已经非常习惯这种情况,我个人非常习惯于听到为何川普总统不可能赢得大选,为何初选中的某个问题会将川普拉下马,等等。作为共和党主席,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切。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也许那是在2015年夏天,当时媒体一直在打击川普总统,不过民意调查显示川普总统的支持度越来越高,越来愈好。有一次,我离开华盛顿回到老家,在与邻居交谈时我问,“Bob,你怎么看?”他说,“哎呀,我真是喜欢那个川普。”我又问,“Sandy,你怎么看?”她说,“我们支持川普。”和你们所有人都亲身经历过的一样,虽然你们支持的人选各有不同,一直以来,你们碰到的邻居和熟人总是会说,“川普、川普、川普”。这就是当时发生在我家人和我妹妹身上的那种情况,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如此,当时好像不太容易理解。原因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们国家渴望某种超越单一故事和一次性议题的东西。这个国家的人们需要某种货真价实的东西,需要能够改变我们前进方向的某个人物。川普总统就是他们的选择。

 

斯:莱恩斯和我能成为好伙伴的原因是,我们可以互相有不同意见。情况不仅不会好转,而且每一天都会恶化。理由是这样的。这些理由有合理的内在逻辑。这些已小集团化、持全球化立场的媒体顽固反对唐纳德 川普的经济民族主义主张。如莱恩斯所言,川普总统确实许多年前就在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阐明这一点。实际上,川普最初的出发点就在这里。我们Breitbart的人首次开始注意到他,注意到他的演讲如何在人群中引起共鸣。后来,他去参加那些规模较小的市民集会。就是靠着他现在传递的信息,他展示出自己的吸引力。情况会变得更糟的理由是,川普会继续推进他的议程。随着经济条件转好,随着更多的好工作出现,他们会继续缠斗。如果你认为他们会不经过战斗就让你们重新夺回国家的控制权,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每一天,每一天都会有斗争。这就是我对唐纳德 川普最感骄傲的地方。他有很多机会放弃这一点。很多人来对他说,“你必须变得温和一些”。在椭圆形办公室,他每一天都对我和莱恩斯说,“我向美国人民许诺了这一点;我在竞选时许诺过,我会兑现的。”

 

麦:太有意思了。我记得当时有些记者问我,川普为什么做这个或者做那个。我说,因为他在竞选时说过要这么做。这事真的不复杂,对不对?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的主办方美国保守派联盟是在Barry Gold water在1964年总统大选失利后创建的,目的是将保守派运动中的各种不同声言聚拢起来,让他们团结在一起。现在有这么一个问题。有些人认为自己是古典自由派或保守派人士或里根式保守派。另有些人认为自己是自由至上主义者。还有些人是这新兴的川普运动的一分子。川普带进来很多新人。听众中有些人以前可能不会来这里。因此,这里非常多元化。我们都知道这一点。川普的这场运动能够与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和其它保守派运动联合五十年么?能实现这种团结么?这样做能拯救这个国家么?

 

莱:首先,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我们必须像一个团队一样团结起来。我认为你现在有了一个非常棒的机会。我们有个非常好的机会,利用这次的胜利将川普总统和我们所有人团结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努力。我们继续保持沟通。川普总统的有些核心原则与里根非常相似。比如以力量保障和平和增强军队的力量。我的意思是,我们有很多次听到川普总统说,“我会壮大军队;我会照顾好退伍军人;我会确保我们的海军不再丧失元气,飞机不再不见踪影。”还有解除管制。想想这对经济的影响和由此带来的经济繁荣。我想,有些事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比如把工作转回美国,让人们有更多的财富。这些一定会实现。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确保川普总统能执政八年。我们知道,一旦他做成这些事,我们会为他感到骄傲。不过,这需要我们所有人一起努力才能实现。

 

斯:你知道,我已经说过,一种新的政治秩序正从中产生,而且正在形成中。看看这个房间里有多少不同的观点--不管你是民粹派,是限制政府派,是自由至上派,还是经济民族主义派,我们这里有非常多而且有时分歧很大的观点。不过,我认为我们信念的核心是,我们是一个国家,里面有经济活动,并非全球市场里的一个边界开放的经济体。我们是有自己文化的国家,而且有自己存在的理由。我想这就是将我们团结在一起的东西。我想这也是以后将这场运动团结在一起的东西。川普总统明天会来表示他认可这样的团结。

 

麦:是的。副总统今晚会来。

 

斯:副总统今晚会来,因为他明白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有很多很多声音。他来这里表示感谢,并推动这场运动向前进。你知道,这里是他在六七年前首次投身保守派运动的地方。他想来表达他的感激之情。以后还需要同样艰巨的战斗,同样多的专注力,以及同样多的决心。今天我想留给你们的信息是,我们需要你们的支持。顺便提一下,川普总统和我们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你们的支持。不过更重要的是,你们要对我们问责。对照着我们的许诺向我们问责。就我们兑现承诺的成果向我们问责。

 

麦:让我问你们一件事。你说你一直与斯蒂夫紧密合作,而且你们的办公室也离得很近。你最欣赏他的哪一点?

 

莱:我欣赏他穿的衣服上有很多不同的颜色,看起来很有意思。我们不太一样。不过,我们非常相似的地方是,他不屈不挠地坚持确保我们每一天都努力兑现川普总统曾经的诺言。这是第一。第二,他极其忠诚。第三,他非常坚定不移。我认为,在我们一起努力让川普总统的愿景付诸实施时,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品质。你可以想象,每天总统听到的和看到的东西很多。总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诱使他脱离自己的议程。斯蒂夫对总统的议程非常坚定不移。非常忠诚。他的存在对白宫非常重要。其次,我视他为好朋友。我可以一整天都和他在一起工作,实际上,我们珍惜这一点,我珍惜与他的友谊。

 

斯:你知道,我有时可能会发点脾气。莱恩斯总是不知疲倦地工作。他的工作很低调,很坚定。我最尊重他的一点是,他一直都很稳健,这也是我们工作能够顺畅开展的唯一办法。他身边有Katie和其他人帮忙。他们都非常稳健。不过,他的工作是我今生见到的最不好做的工作之一。他每天必须保证工作能顺利进行。你们只能看到表面。表面下的东西,比如计划三个星期以后要干的事,特别是按照我们计划的细密程度,所有这些行政命令和立法,不管是税务改革法案还是什么别的,莱恩斯总是不断地说,我们必须推动这事,我们必须推动那事。顺便提一下,这种情况早在去年八月就已开始,当时,我们的竞选活动在资源、人力和资金上都处于劣势。从我和他首次会面后开始,莱恩斯一直都坚定不移地支持我们。

 

麦:很荣幸邀请到两位来这里。我想现在我们能做的最好选择是让这两个伙计回去接着工作。你们意下如何?

 

莱:很好。

 

麦:谢谢来这里。

 

莱:谢谢你,麦特。

 

如果有兴趣看英文访谈视频者,请看这里(希望国内的人不会遇到技术障碍):

https://www.c-span.org/video/?424394-102/reince-priebus-steve-bannon-make-joint-appearance-cpac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daguo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