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川普战略顾问班农和幕僚长普利布斯的对话(上)

张大军

 

美国保守派年度重头戏“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于昨天(2017年2月22日)在首都华盛顿郊区、马里兰州的National Harbor正式拉开帷幕。从今天开始,美国政界的共和党要人纷纷在会上发言。今天下午一点零五分,美国保守派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也即此次大会的主办方)主席麦特 西莱普(Matt Schlapp)对川普总统的首席战略顾问斯蒂夫 班农和幕僚长莱恩斯 普利布斯进行访谈(此举也是为了打破有关两人不睦的传言)。对于关注川普新政府过去一个多月所作所为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加深了解和理解的机会。因此,本公众号将访谈内容翻译出来,以飨读者。在下面的翻译中,麦代表访谈者Matt Schlapp,斯代表斯蒂夫 班农,莱代表莱恩斯 普利布斯。

 

与川普战略顾问班农和幕僚长普利布斯的对话(上)

会场图,左边是班农,中间是普利布斯,右边为西莱普

麦: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有很多重要的时刻,并以此闻名。我认为,这里有满满一屋子人,有一些摄像机,可以有把握地说,此时便属于此类重要时刻。我认为,在连续三十天不停地往前冲之后,适合当下的最重要的举动便是对这两位家伙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表示感谢。

 

莱:既然如此,我同样认为现在非常适合对你们所有人表示感谢,因为你们帮助我们选上了川普总统,他将成为有史以来效忠于美国的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正是由于你们的努力,他才被选上。

 

斯:我想谢谢你们,因为你们终于邀请我参加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了。

 

莱:他们大会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斯:“未受邀请者。”听众里有很多参与过那场大会的人。

 

麦:我不喜欢那场大会。对于“未受邀请者”,这是我们要做的。我们会说,所有人都是我们保守派家庭的一部分。

 

莱:这就对了。

 

麦:唐纳德 川普在政治上就是这么对待美国各地的许多人的。你们的行动非常了不起。我知道你们都了解这一点:上一位在其第一年任期间便来参加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的总统是罗纳德 里根,就是圣人罗纳德,那是1981年。你们做到了这一点。根据我们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的评估,川普总统组建了我们从未见识过的最为保守的内阁班子。我想我们中的一些人对最高法院那边的情况也很满意。现在有问题给你们两位。我们读了很多关于你们的报道。

 

斯:那些报道都不错。

 

麦:我相信并不是所有报道都是准确的。我确信有些东西的文字报道并不对。对于川普总统的白宫而言,哪些内容是最不靠谱的?

 

莱:就我们俩而言,我觉得你们读到的一切报道都非常不靠谱。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办公;差不多从早上六点半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我们都在一起。

 

斯:我有一个小小的地方,叫战争室(war room)。他有一个壁炉和舒适的沙发。

 

莱:实际上,现在的局面是你们所有人帮助创造的,那就是我们所有人都团结在了一起,这也是此次大选显明和川普总统申明的局面。如果认真起来,我可以讲讲数据和地面游戏,斯蒂夫可以谈谈宏大的想法。不过实情是,唐纳德川普将共和党和保守派运动团结起来。我要说,如果共和党与保守派运动团结一心,就像斯蒂夫和我一样,我们就势不可当。川普总统就是这么一个人--在看到十六位候选人互相打击对方之后,我可以这么说,能够将共和党和这场运动团结在一起的就是唐纳德 川普。斯蒂夫和我明白这一点。我们每一天都是这么过的。我们的工作内容是让川普总统的议程落到实处。

 

斯:我们从去年8月15号就明白这一点。如果你看看反对党(译注:这里指美国主流媒体),看看他们如何描述我们的竞选活动,如何描述政权的过渡安排,以及他们现在在如何描述这届政府,他们总是错的。在Kellyanne Conway(译注:前川普竞选团队经理,现为川普总统的另一位顾问)和我开始工作的第一天,我们就主动和莱恩斯、Sean Spicer和Katie接触。我们这同一个团队曾在竞选期间打拼,曾在政权移交期间合作。如果你还记得媒体报道的话,我们的竞选活动是最混乱无序,最没有组织,最不专业的,而且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然后在11月8号那天晚上,你就看到他们所有人都在哀哭。我们竞选成功的原因是,川普总统有那些想法,有精力,有能够激励他身边的团队的远见。我们是一个联盟。许多人在不同的问题上有强烈的信念。不过,我们明白,大家可以团结起来获得胜利。我们从去年8月15号就明白这一点。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而且唐纳德 川普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会获胜。这就是这场运动的力量。

 

莱: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川普总统四五年前就在这个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陈明了自己的愿景。关键就是那个愿景,不是另外的东西。如果你回过头去看川普总统在四五年前的录像,那里就有所谓的川普议程。我过去一直在说的就是--Walker州长和所有人都听厌了我的这个说法,不过我认为川普总统发现了我们所有人一直在努力寻求的那个东西,因为我们对政治和政客都感到非常厌烦,尽管事实上我们喜欢自己的工作,我们却实在是憎恶政治。我们当时努力寻求的就是某个货真价实的人物,某个真诚坦荡的人物,某个言行一致的人物。

 

斯:对,对。

 

莱:媒体在竞选期间攻击我们,攻击我:你们不能在川普身上发钱,应该把钱给参议院;媒体还在政权转移期间攻击我们。我认为,川普总统组建了历史上最好的内阁团队。现在却有各种荒谬的报道。我们每一天的所作所为以及川普总统每一天的所作所为都是推动他的议程,每一天都如此,不管是TPP、解除政府管制,还是Neil Gorsuch(译注:指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不管什么事,他的承诺每一天都在兑现。

 

麦:他甚至让厕所问题由别人自主决定。对很多人来说,这也是一件新鲜事、好事。

 

斯:他们认为那是属于各州处理的问题。

 

麦:当然。

 

斯:我们现在回到莱恩斯刚才提到的问题。川普当时在竞选,这是主流媒体或反对党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事:如果你想要看川普的议程,它非常简单。它都在川普的演讲中。他四处参加集会,不过他的演讲包含很多内容,对不对?我认为,很多人也认为,他可能是自William Jennings Bryan(译注:美国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一位著名政治家)以来大型场地中最优秀的公共演说家。人们都被调动起来。记住,我们当时并没有多少钱。希拉里团队有20多亿美元的竞选资金。我们只有几亿美元。他就靠这些集会和演讲。他在这些演讲中阐明了履行自己承诺的议程。我们每天的工作便是将它们付诸实施,找到践行它们的办法。他对此非常专注,达到狂热的程度。政权移交期间,他就展示了这种力量。当时很多人试图说服川普总统,虽然你靠那些东西获得胜利,不过也许你应该干点别的。他的态度是,不行,我有许诺给美国人民,我们将践行自己的承诺。从他的总统令以及最高法院法官人选上,你们就能看到这一点。而且我们还有另外102名法官人选。所有的事情都会按部就班地做。这是主流媒体不会报道的。他们说我们的竞选活动混乱无序,完全错误。他们说权力交接非常混乱,完全错误。现在对我们的报道同样完全错误,因为我们的团队正奋力将川普总统对美国人民的许诺付诸实施。所有那些承诺都会兑现。

 

麦:非常了不起。斯蒂夫,我们确实喜欢你的讲话。你应该更多地接受访谈。

 

莱:他并没有那么坏。

 

麦:他并没有那么坏。

 

莱:大多数时候。

 

斯:的确如此。

 

麦:过去三十天都干了什么?你们已经谈到所采取的一些行动。请你们每个人告诉我过去三十天发生的你们认为最关键的一两件事情。你认为,有哪件事就像斯蒂夫所说的那样,是你们疯狂关注的,而且川普政府必须早做,以扭转这个国家的局面。先谈你们执政三十天的情况,然后谈你们专注要干的事。

 

莱:过去三十天有很多事发生。看看眼下的世界秩序,有些事我认为我们会很快处理。不过,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对Neil Gorsuch的提名。理由有几点。我们这里谈论的不是未来四年的变化,而是可能长达四十年的法律变革,这是第一点。更重要的是它与信任有关。它让人相信川普总统是个言出必行之人。我们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他在去年7月份时说,这里有个二十人的名单,我会从中挑选我们的法官人选。他确实做到了。Neil Gorsuch是一位保守派,他代表的那种法官具有唐纳德 川普的那种愿景,能够履行川普给你们所有人以及全国各地所有美国人的承诺。其次是解除管制。被提及不多的是,川普总统签署了一项命令,让联邦政府一直都要忙于减少管制,其中规定对每一个提交的管制措施,政府都要相应地找到并解除两项管制。这是大事。第三是移民问题,也即保护美国的主权,在南部建一条边界墙,保证犯罪分子不干扰我们的生活。这些都是80%的美国人赞成的事情,也是川普总统在三十天之内做的事情。

 

麦:斯蒂夫?

 

斯:我的想法一样。我把我们的工作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国家安全和主权,包括国防、情报和国土安全。第二部分是经济民族主义。我们现在有商务部长Ross,财政部长Steven T. Mnuchin,贸易代表Lighthizer,还有Peter Navarro等人,这些人正在重新思考怎样构建我们在全世界的贸易关系。第三部分工作是解构我们的管制性国家。这三个部分是最重要的。现代美国历史上最关键的时刻之一便是川普总统立即退出了TPP协定,让我们摆脱那些贸易协定,让我们的主权回归自己,回归美国人民。主流媒体不明白这一点。不过,我们已经在与国会协商,人们正开始考虑建立一系列新型的双边贸易关系。这将重新确立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让我们变成一个与别国公平贸易的国家,把工作岗位--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工作带回美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确实,最早的两个总统令就是这方面的,过去几天,Kelly将军已开始实施。这样,在我们谈论主权和移民问题时,我们就有了法治的基础。而且司法部长Sessions在这方面也很执着。下星期,我们会开始讨论国防预算,我们会看看到有关打击伊斯兰国的方案,以及Mattis将军和其他人的想法。第三大类工作是解除管制。与我们开会的所有商界领袖认为问题不仅仅在税收,还有管制问题。他们在此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你看看川普任命的内阁成员,他们获得任命是有原因的,就是要解除管制。左派人士应对问题的办法就是,如果他们无法通过法案,就制定更多的管制措施。这些管制措施都要被解除,这就是管制问题如此重要的原因。

 

如果有兴趣看英文访谈视频者,请看这里(希望国内的人不会遇到技术障碍):

https://www.c-span.org/video/?424394-102/reince-priebus-steve-bannon-make-joint-appearance-cpac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daguo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