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保守派为何对当下的美国忧心忡忡

张大军

 

2016年的美国大选可谓是近几十年来最热闹的政治事件之一,选后更有无数的分析评论就选举结果品头论足。从某种意义上讲,当下政坛的热闹劲和花样百出是某些深层的结构性和观念性问题的呈现,然后又被大众媒体和社交媒体放大。正是这些问题导致了川普的异军突起。然而,无论是精英主导的大众媒体,还是民众主导的社交媒体,都不可能对这些堪称顽疾的问题展开深入的讨论。

 

美国保守派为何对当下的美国忧心忡忡因此,笔者一直有个想法,想从美国保守派的视角来检视美国当下所面临的难题。刚好,笔者最近在读美国保守主义重镇Russell Kirk《美国秩序的根基》一书时,看到Kirk对罗马共和国晚期种种问题的提炼和总结,不仅眼睛一亮,感觉好像就是对当下美国种种问题的描写。毋庸置疑,Kirk捕捉和阐述问题的能力远胜笔者。这样,笔者就偷个懒,将其中的相关段落翻译下来。希望读者诸君在看过这几段文字后,会产生心有灵犀的感觉。译文见下:

 

两千年之后,罗马宪制的名声依然如此之响亮,以至于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们会尽可能 地模仿它。美国的政府框架模仿了罗马的政治制衡和分权体制。美国总统类似于罗马的 执政官,美国参议院理当部分地履行罗马元老院的职能。不过,就在波利比乌斯写下上 述评论时,罗马宪制已开始衰败,虽然它曾让罗马人成为文明世界的领导者。

 

波利比乌斯预见到罗马的衰老。他写道:“所有东西都会衰败和变化。如果一个国家在 安然经过许多危难之后获得无与伦比的权力并享有无可争议的完整主权,那么显然,长 久持续的繁荣必定会滋生出奢靡之风,人们相互之间雄心勃勃的争竞会白热化,在追求 名利时会急于求成。随着这些丑恶现象的不断增加,权力欲和统治欲以及对自身地位低 落的羞耻感会首先成为共和国毁灭的肇端;接着,傲慢和奢靡会加速共和国的毁灭;最 后成就这一变化过程的是人民大众:当他们发现某些人的贪婪是对他们的伤害和压榨 时,当他人的雄心让他们的虚荣心膨胀时,当这些野心勃勃的人为讨好他们而许诺虚假 希望时。到那时,怒火中烧的他们只听从自己激情的召唤,不再按规则屈从于任何权威, 或者满足于平等的行政管理权限。相反,他们会独揽对所有事务的最高决定权。当这一 切都变成现实时,政府将收获属于一个自由和主权在民国家的最高的平等美誉;事实上, 这时的政府已变成乌合之众的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恶。”

 

... ...

 

然而,就在波利比乌斯对它大加赞美之时,古老的罗马社会已开始分崩离析。罗马共和 国衰败的主要物质原因似乎是罗马军队的胜利以及罗马领土和权力的扩张。三次布匿战 争消耗掉了一半以上的罗马农民,其中英勇战死的数以几十万计;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 征战回到罗马的农民士兵已经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在征服迦太基及其附属国以及后 来征服马其顿、希腊、小亚细亚、高卢和其它地区之后,无数的奴隶蜂拥而至意大利, 进一步破坏了原有的经济模式,并在罗马形成一个外来的无产阶级。诡辩家和修辞家从 被征服的希腊来到罗马;诸如老卡托(Cato)之类的保守派人士鄙视这些人,因为他们 尽管可能会提升罗马文化的品质,其哲学则颠覆了罗马古老的“宗教情感(pietas)”。 越来越多的罗马自由公民只能勉强糊口度日,时刻准备着投奔某一富有魅力的煽动家或 雄心勃勃的军人。由于贫穷的公民有投票权,以“面包和马戏”来笼络他们就显得越发 必要--包括公共救济或食品补贴,角斗士表演,以及其它公共娱乐活动和公共工程与配 给物,而支付所有这些费用的唯一途径是不断的海外征服。

 

上面几段译文罗列出的种种问题也是当下美国保守派眼中的严重问题:战争、物质主义、泛滥的个人主义、民粹主义、激情政治、移民、文化变迁/外来文化的影响、个人品格的退化、宗教敬虔的衰退、债务、政府分配权力的滥用、权力的傲慢与独断。正如Kirk自己所言,所有这些问题都可归结为道德和宗教问题。鉴于罗马共和国宪制失败以及最后灭亡的命运,保守派对这些问题保持十足的警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daguo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