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经济崛起

孙不熟

 

说起华盛顿D.C,人们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小地方”。没错,单从行政边界上看,美国首都华盛顿不过是一个面积不到2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60多万的东部小城,这跟纽约、洛杉矶、芝加哥等大城市相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在中国,其城市规模也就是一个普通地级市的水平。

 

华盛顿在突飞猛进地变化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经济崛起

华盛顿颇有大都会的气魄

但如果你对美国首都的认知还仅仅停留在这个阶段,只能说明你OUT了。种种讯息显示,这座东部小城的经济影响力正在强势崛起,尤其是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华盛顿简直成了全美经济表现最好的城市之一。

 

这两天,我看一份最新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行榜”,该榜单由伦敦金融城的智库Z/Yen Group 制作,具备相当的权威性。这个榜单近日在国内媒体上引起注意,是因为新加坡正式取代香港成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但我看到的则是另一个更有价值的讯息,那就是华盛顿已经接连猛超芝加哥、波士顿、旧金山、多伦多,成为北美仅次于纽约的第二大金融中心。

 

2016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排行榜(GFCI)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经济崛起

 

大华盛顿地区:大型都会区

 

华盛顿何德何能与纽约试比肩?仅仅靠华盛顿那2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与60多万人口?当然没那么简单,华盛顿的行政辖区虽小,但其周边可不是农田与沙漠,而是一个富庶的连片发展的中小城市群——它们以华盛顿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大型都会区。

 

最新数据显示,华盛顿都会区的人口已经接近600万,经济总量接近5000亿美元,在经济规模上名列全美第五,仅次于纽约都会区、洛杉矶都会区、芝加哥都会区、休斯顿都会区。可见,无论是人口规模,还是经济影响力,华盛顿都会区都相当于一个1.5线城市了,再也不能按过去的眼光小觑它的存在了。

 

即使不算上都会区,仅仅计算华盛顿特区,这个弹丸之地的经济体量丝毫也不容小觑。根据2015年全美各州GDP排行榜,华盛顿60多万人口共享了1055亿美元GDP,排在全美各州第37名,高于新墨西哥州等14个州——注意是州,不是城市。

 

如果计算人均GDP,华盛顿特区稳居全美各州第一。如果计算人均收入,华盛顿特区近年还超过以高收入著称的旧金山与纽约,成为全美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城市。

 

华盛顿:背靠政治中心,多元经济发展

 

华盛顿的经济靠的是是什么?政府购买服务是第一推动力,作为全美政治中心,华盛顿的很多经济元素都与政务需求相关,联邦政府有大量的外包业务需要企业参与,这带动了游说公司、法律服务、金融服务、信息服务、科技服务、国防科工等多个产业的发展。

 

随着经济规模的持续做大,华盛顿也新冒出很多与政府需求无关的产业门类,整个都会区的产业门类逐渐多元化。例如包括大众汽车和希尔顿酒店集团在内的企业已将区域型总部迁至华盛顿地区,其他很多企业也已经开设了规模堪与总部媲美的华盛顿地区办事处,这与中国不少企业的“驻京办”还真有几分像。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深度报道《华盛顿的黄金年代》这样写道: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于1984年被分拆之后,每一个想要试水新开放的电信市场的竞争者都在华盛顿创立了公司。他们的出发点是:接近设置行业规则的监管者。

 

该报道还这样写道:“政府外包的迅猛发展已经令国会山的联邦资金大量涌向首都环线两边明亮可鉴的高楼大厦。私募股权公司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创建于1987年,那时正是政府外包三十年蓬勃发展期的初期。”

 

作为美国首都,华盛顿也有几家央企坐镇。比如08年金融危机期间让国人耳熟能详的Freddie Mac(房地美)Fannie Mae(房利美)。此外,位于华盛顿的世界500强公司还有Pepco Holding Incorporated(电力行业);Danaher Nextel(工业设备);Capital One(金融与投资领域);Gannett (USAToday的母公司);SLM Corporation(教育行业);NVR Incorporated(房地产行业)。

 

这些公司的行业是多元化的,足见华盛顿的经济部门也是多元化的。

 

由于联邦政府的运作几乎不受经济萧条的影响,再加上这几年产业多元化的发展态势,同美国其它地区相比,华盛顿的经济受经济萧条的影响相对很小,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其发展态势已经超过传统的东海岸与五大湖城市群。这几年,华盛顿的房价还表现出全美少有的稳步上涨态势,可见,即便是席卷全国的次贷危机,都对华盛顿的冲击很小。

 

权力对经济的影响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如果回顾历史,不知道美国人会作何感想?200多年前的华盛顿地区,还是一个介于弗吉利亚洲与马里兰州之见的沼泽之地,其作为首都选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偏僻”——当时的美国人认为联邦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到制约,办法之一就是把首都放在一个远离纽约、费城、波士顿等大城市的地方。没想到,200多年后的今天,昔日被认为用来约束联邦政府权力的穷乡僻壤,已经变身为一个直追纽约与芝加哥的大型都会区,而且还是全美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都会区。

 

这个事实告诉人们,权力对经济的影响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即便是美国这样的国家。在中国就更是如此了,敏锐的观察家们已经发现,中国经济中心正在易主,北京超越上海的步伐越来越近了。

weinxin
我的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